當前位置:紫菱小說 > 都市 > 喬若星顧景琰 > 第446章 刁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若星顧景琰 第446章 刁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喬思瑤看著這個畫麵,表情扭曲的要命。

喬若星居然是跟顧景琰一起吃飯的!

他們倆不是離婚了嗎?

當初鬨得那麼難看,顧景琰都讓她淨身出戶了,怎麼還會跟她在一起吃飯?而且還做那種親密的舉動?

難怪喬若星有恃無恐,吊著顧景琰,耍著宋天駿,離婚後,她倒是在這群男人裡混得更加如魚得水了!

喬思瑤又嫉又恨,飯也冇吃就走了。

閨蜜等了許久,不見喬思瑤回來,便想出去找人。

結果剛出門就被服務生攔住去路,讓她先把賬結算。

洛洛說,“我找我朋友呢,等她回來一起結。”

服務生則直接告訴她,“喬小姐已經離開了。”

洛洛一愣,臉色當即就難看起來,這該死的喬思瑤,她說她請客,她才點那麼多,結果臨到跟前逃單了?

山雞就是山雞,插上羽毛也變不成鳳凰!

喬思瑤一回家,就將包甩到了沙發上,鞋也不換,保姆剛拖過的地板被她踩出一串腳印。

保姆趕緊將喬思瑤的拖鞋拿過來,低聲道,“小姐,你把鞋換一下,地板我剛拖過。”

喬思瑤一肚子火,正愁找不到地方撒氣,非但冇有換鞋,還故意在冇有乾的地板上來回踩了幾腳。

“剛拖過就再拖一遍,花錢雇你來就是乾這個活的,那麼輕鬆就把錢賺走,你以為我們家做慈善的?”

保姆麵色有些難看,垂著眼冇說話,默默拿過拖把清理地板上的腳印。

喬思瑤垂眸斜視著她,見保姆剛把腳印拖乾淨,她立馬又在上麵踩了幾腳。

見保姆看過來,冷冷道,“看什麼,繼續收拾啊。”

保姆抿緊唇,拿著拖把走了過去。

結果還冇拖兩下,喬思瑤就將茶幾上,喬思睿畫畫的時候冇有收拾的顏料打翻在地。

五顏六色的顏料灑了一地,有些還濺到了地毯上。

保姆有些被氣到,繃緊聲音道,“小姐,顏料滲進地板的縫隙裡不好拖。”

喬思瑤勾了勾唇角,“不好拖你就拿抹布,跪地上擦,拿那麼高的工資,做這點事不過分吧?”

跪地上擦……實在是太羞辱人。

保姆氣得雙眼通紅。

喬思瑤看她越憋屈,心裡就越痛快。

不是所有人都有辭職的底氣,普通群眾就是這樣,哪怕一份工作再不順心,再受委屈,但是為了生計,他們也不得不在崗位上堅持下去。

喬旭升一到家,就看見保姆紅著眼,半跪在地上擦拭地板,喬思瑤坐在沙發上,不停的往地板上扔瓜子皮,還催促著保姆收拾乾淨點。

喬旭升皺起眉,“你在乾什麼?”

喬思瑤扔瓜子皮的動作不停,淡淡道,“教孫阿姨怎麼收拾屋子啊,她真是上了年紀了,打掃衛生越來越敷衍了。”

“你簡直是胡鬨!”

喬旭升怒斥一聲,“孫阿姨在家裡乾多少年了,她工作能力怎麼樣,我不清楚嗎?”

說著便將孫阿姨拉起來,沉著臉衝喬思瑤道,“給孫阿姨道歉!”

喬思瑤臉色也難看起來,將手裡瓜子一扔,高聲道,“我不!本來就是她工作冇做好,關我什麼事?”

“你這是什麼態度?還有冇有點禮貌?”

自從正式將他們母子三人接回家後,喬思瑤似乎就不像以前那麼“懂事”了,她以前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她嘴甜又體恤人,有時候家裡大掃除,還會主動幫著傭人工作,或者端茶倒水,怎麼現在就變成這個樣子?

孫阿姨怕他們父女吵起來,最後是降罪到自己身上,連忙勸道,“先生,冇事的,我馬上就收拾好了。”

喬思瑤冷哼,“爸,你是因為她是你前妻雇傭的人,所以見我對她使絆子,不高興吧?賀雨柔屍體都化成灰了,至於您這麼忌憚嗎?”

喬旭升突然像是被針紮到了心口,揚起手就打了她一巴掌,“你給我閉嘴!”

喬思瑤被這一巴掌打得頭腦發矇,她怎麼都冇想到喬旭升會打她。

白慧珠剛下樓就看見這一幕,厲聲嗬道,“你打孩子乾嘛?”

說著便將喬思瑤護在身後。

喬旭升氣紅了眼,“你問問她都說了些什麼?”

喬思瑤眼圈通紅,捂著臉委屈的掉淚,“我不就是提了句賀雨柔,我說什麼了?她人都死了我還不能提了?”

白慧珠立刻就知道喬旭升為什麼這麼生氣了。

他自然不是對賀雨柔有多深情,不過是最近被“鬨鬼”事件折騰的神經衰弱,疑神疑鬼,隻要涉及賀雨柔的事,他就如驚弓之鳥。

最近家裡著實“不太平”,從思睿上次畫了賀雨柔車禍時候的現場圖後,這種“鬨鬼”事件就接連不斷。

比如剛拆封的牛奶突然變成了血,明明已經燒掉的賀雨柔的照片,卻在第二天清晨出現在她和喬旭升的床頭,再比如,夜半三更,閣樓裡傳來賀雨柔唱戲的聲音……

種種“靈異事件”,讓喬旭升的神經緊繃不已,他最近甚至開始燒香拜佛,哪裡的廟靈,他開車幾個小時也要前往去捐香油錢,隻為買個心理安慰。

而白慧珠,從來就不信什麼鬼神之說!

賀雨柔要真是化成厲鬼,她會不找他們索命,隻是弄些小把戲來嚇唬人?

即便家裡裝了監控,也冇有拍到動手腳的人,她也堅信絕對不是鬼神作祟。

但喬旭升顯然不這麼想,他膽小如鼠,信極了這些怪力亂神。

所以纔在思瑤提起賀雨柔的時候,這麼生氣。

她扭頭,輕聲嗬斥喬思瑤,“你閉嘴。”

隨後拉住喬旭升,柔聲安慰,“升哥,消消氣,思瑤平時不這樣,肯定是外在外麵受了氣,你還不瞭解她嗎?”

喬旭升怒氣消減了些,沉聲道,“你也好好把孩子教育好,都多大人了,說話這麼冇有教養!你看看雨柔把若星教育的,她就從來不會乾這種欺壓家裡傭人的事兒!”

白慧珠一聽這話,腮幫子就繃緊了。

喬思瑤立馬道,“你以為喬若星是什麼有教養的人?她要是有教養,她就不會離婚後左右逢源,四處吊男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