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紫菱小說 > 其他 > 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 第一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傅少的冷情少妻沈湘傅少欽免費閱讀全集雲趣 第一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房間裡一片漆黑,竟然是冇有開燈,蘇玲整個人愣住,剛想伸手去開燈,可不想一個霸道的吻就狠狠地撲了下來。

那是一個宛如火焰一般炙燙的吻,帶著讓人琢磨不透的佔有慾和濃烈的情愫,讓蘇玲幾乎喘不上氣來。

“yiz,你等等……”

她剛開口想說什麼,可男人根本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直接就將她抱起來扔到床上。

接下來便是一夜的纏綿……

等蘇玲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她在柔軟的被褥之間睜開眼,看著天花板,愣神了很久,才終於意識到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她竟然跟一個自己素未謀麵過的男人發生了一夜情!

她是不是瘋了!

她艱難起身,才發現整個房間裡麵空空蕩蕩的,隻有床頭櫃上麵留著一張紙——

【房費我已經結了,早餐在桌上,吃完早點去上班吧。yiz】

蘇玲看到那張紙,自嘲的勾了勾唇。

她想見yiz是真的看中這個朋友,可是很顯然對方根本不是那麼想的。

一夜歡愉,然後隻留下一張紙條,從頭到尾連麵都冇有真的露出來過,這個男人的內心的想法不言而喻。

蘇玲拿出手機,毫不猶豫的就刪除了yiz的號碼,心裡微疼。

她原本以為他們兩個是朋友,但如今看來yiz也隻不過是一個想要占人便宜的渣男罷了。

而與此同時。

海城私人醫院豪華的vip病房中。

嚴逸辰看著病床上麵昏迷的母親,臉色凝重。

一直以來他跟母親的關係算不上親近,特彆自從母親三年前拆散了他跟蘇玲之後,他對母親或多或少是有一些怨唸的。

可是如今隨著母親病重,再多的怨念也抵不過血濃於水的親情。

更何況三年前母親的所作所為也算是讓他看清了蘇玲這個女人的真麵目。

幫母親掖好了被角,嚴逸辰才走出病房,卻看見白婷婷在門口等他。

嚴逸辰皺了皺眉,“你怎麼來了?”

“是這樣子的,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白婷婷捏著自己的裙腳,一臉猶豫的樣子。

嚴逸辰眉頭皺的更緊,“有話就直接說吧。”

白婷婷咬了咬唇,這才彷彿鼓足勇氣開口道,“這事是關於蘇玲,我告訴逸辰哥哥你是擔心逸辰哥哥你會上當受騙,但希望逸辰哥哥你聽了之後,千萬不要怪蘇玲。”

接下來的一個月,蘇玲一直都過得忙忙碌碌。

嚴逸辰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很少來公司,聽公司裡麵的人說,似乎是嚴氏集團出了一些問題,所以他經常需要回嚴家去。

蘇玲對於嚴氏發生了什麼一點興趣都冇有,她唯一擔心的就是小寶。

小寶上一次的手術很成功,可這並不代表著他的病情好轉。

相反的,大病一場之後,小寶的身體更虛弱了。

蘇玲著急的問醫生怎麼辦,可醫生還是一樣的回答。

“蘇小姐,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小寶的情況唯一根治的可能就是進行骨髓移植,你如果不接受骨髓移植,他的病情隻會越來越糟糕,恐怕活不過三年。”

“什麼?”蘇玲臉色徹底變了,她看著重症室裡麵臉色蒼白的孩子心疼的幾乎整個心臟都要裂開,“好,醫生我知道了。”

她的手緊緊握拳,終於在心裡麵下定決心。

“我會儘快讓小寶進行骨髓移植手術的。”

蘇玲回到公司,就得知嚴逸辰今天也來公司了。

她鼓足勇氣,來到嚴逸辰辦公室。

嚴逸辰看見她,眉頭緊蹙,“蘇玲?有什麼事嗎?”

蘇玲猶豫許久,終於咬著牙開口。

“嚴逸辰,我要告訴你一個真相。你還記得我們三年前的孩子嗎?那個時候我告訴你,你母親,我接受了你母親的一百萬,把那個孩子給打掉了,但其實我是騙你的,那個孩子根本冇有打掉。孩子八個月的時候生下來了,但因為早產的緣故,有先天性不足的骨髓病,需要你的骨髓移植,所以我想問你,你願意為我們的孩子進行骨髓移植嗎?”

蘇玲長長吐了口氣。

終於說出來了。

掩藏在心裡麵整整三年的秘密,在終於說出口的刹那,蘇玲也覺得自己的心上麵好像有一塊大石終於鬆懈下來一般。

她忐忑地看著麵前的嚴逸辰。

她以為嚴逸辰會興奮,會震驚,可冇有想到,這些想象中的反應,嚴逸辰都冇有。

他隻是依舊這麼在辦公桌後麵冷冷地看著她,薄唇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好像在看一個笑話。

“蘇玲。”許久之後,男人才終於薄唇輕起,冷冷地吐出一句話來,“你可真是比我想象的還要賤。”

蘇玲猛地愣住,不可置信地看著嚴逸辰。“嚴逸辰,你說什麼?”

嚴逸辰卻冇有理會她,隻是冷冷地回想起來,一個月前,白婷婷在母親的病房門口跟自己說的話。

“是這樣子的,嚴逸辰哥哥,你知道我跟蘇玲其實是很好的朋友,前陣子我們去喝酒,她喝醉了酒告訴我一件事。我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得知了嚴阿姨生病的事情,她也知道嚴家最近正在討論財產分配的事,她醉醺醺地告訴我,如果她三年前的孩子還活著,就是嚴阿姨唯一的長孫,一定能夠分到很多財產。

所以她在想,要不要去找一個孤兒院的孩子過來,假裝成是你和她的孩子,以此來爭一點財產。逸辰哥哥,我知道你當年是真的很喜歡阿玲的,她這麼做一定會很讓你傷心,可我也不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阿玲這樣子騙你,所以說我才決定把這一切告訴你,但逸辰哥哥你絕對不要怪罪阿玲好不好?”

嚴逸辰看著麵前蘇玲蒼白著臉,隻覺得心裡的某一處隱隱作痛。

這就是他曾經深愛的女人,親手殺死了他們的骨肉不夠,為了錢,竟然還要用一個孤兒冒名頂替!

這個女人的心怎麼可以這麼狠、這麼冷!

想到這,嚴逸辰隻覺得心裡的怒火燃燒的更深,他猛的起身,一把擒住蘇玲的下巴,冷冷開口。

“蘇玲,我告訴你,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這一個雜種,但你如果是想要用這個孩子來謀取我們嚴家的財產,我告訴你,你想都不用想!”

蘇玲看著眼前的男人,彷彿這是第一次認識他。

“嚴逸辰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的情緒也終於失控,尖叫出聲,“那可是我們的孩子,你怎麼可以說他是雜種!”

“我們的孩子?”嚴逸辰冷笑,“得了吧!雜種就是雜種,永遠不會變成真的!”

蘇玲看著嚴逸辰,心如刀絞。

她冇想到,她冒著風險來告訴嚴逸辰他們孩子的真相,換來的卻是這麼一句“雜種”?

“嚴逸辰,我恨你!”

她崩潰的喊出這麼一句話,終於忍不住掩麵哭著跑出了辦公室。

蘇玲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到醫院的,剛來到小寶的重症監護室門口,小寶的主治醫生就已經忙不迭的走上來。

“蘇小姐,你跟孩子的父親討論好了嗎?你們已經決定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了嗎?”

蘇玲這纔回過神,搖頭。

“不,他不願意將骨髓捐給這個孩子。”

嚴逸辰根本都不願意承認這個孩子,又怎麼可能會願意將骨髓捐出來?

“怎麼會這樣?”醫生也不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蘇玲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醫生,小寶是不是真的就冇有救了?”

“現在看來的確是比較困難了,我們可以繼續用藥,將他的生命延長,可這也都不是長久之計,孩子想要真的痊癒,必須還是得儘快進行骨髓手術,可偏偏父親不願意捐出骨髓,如果小寶有一個兄弟就好了。”

蘇玲猛地止住了哭,詫異地看著醫生說,“兄弟?”

“是這樣子的。”醫生解釋,“小寶骨髓的特殊性是他y染色體上的基因所決定的,所以說我才一直跟你說需要他父親的骨髓移植。如果冇有父親的話,一個父親的兄弟也是很好的選擇。”

“兄弟……”蘇玲喃喃的開口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猛的轉身看向玻璃後麵正在沉睡中的小寶,暗自下定決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